[转载]袜子堵嘴新版_上海故事旗舰店_上海故事丝巾_上海故事围巾_上海故事官网

[转载]袜子堵嘴新版

时间:2017-11-13 15:21 来源:上海故事丝巾加盟 作者:上海故事怎么样 点击:

原文地址:袜子堵嘴新版作者:我们一起

王浩是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小男孩,今年8岁。王浩在夏天时平常的打扮是戴着一顶白色网球帽,身穿白色T恤衫,黑色的中长裤,白色的锦纶丝袜和一双足球鞋。王浩的爸爸妈妈都是上班族,每天很早便要赶车去上班,这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家离市区实在是太远了,光乘车就要花去1个多小时。因此王浩的父母总是在早上把王浩叫起来后便立即动身去上班了。王浩家所处的小区是一个全开放式小区,那是因为这个小区根本就没有保安,每天只有1个清洁工打扫一下楼道。但是说来也怪,这里面的治安却挺好,很少有小偷光顾这儿,也许是这里太偏远了吧。王浩所就读的小学也离他家有4,5公里,但是王浩却坚持走路上学,这是因为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住着他在学校的挚友:刘涛。与王浩相比,刘涛也长得很英俊,但却比不上王浩,刘涛总是一身的白色:白T恤,白短裤,白运动袜,白旅游鞋。他们俩每天上学都在一起,因此两人的友谊也是非常深厚的。有一天下午,王浩和刘涛像往常一样走出学校。今天期末考试结束了。通知书将会在5天后让他们去拿。因此王浩和刘涛一边走一边商量怎么把这5天玩得过瘾。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走回了家。于是2人约定明天早上刘涛到王浩家去玩。说完后两人便相互分别。王浩高高兴兴地跑回家中,因为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而且他自我感觉不错。因此他想赶紧回家报喜。但是王浩他们俩却没有发现一辆白色面包车一直尾随着他们,而且两人分手后面包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灰色锦纶丝袜的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直尾随王浩到了王浩的家门口后才离开了。回到家后已是6点过了,但是王浩打开房门后却没发现父母的身影。于是王浩脱下球鞋后从水果盘里拿出西瓜,然后打开电视看动画片。大约7点钟左右王浩的父母才勿勿赶回家,原来他们今天又加班了。直到8点王浩才坐上饭桌。王浩一边吃饭一边向父母炫耀他对考试的感觉。当然,爸爸妈妈听到王浩很轻松地便完成了期末试卷后,也表扬了王浩。饭吃完后王浩便又坐回电视机旁看电视。而王浩的父母则将碗筷洗好后便去冲了个澡。这一切弄完已经是10点钟了,由于一天的劳累,在嘱咐王浩早点睡觉之后,王浩的父母便去睡觉了。王浩强打精神,—直看到11点才去洗澡睡觉,他换下的脏衣服,臭丝袜则扔进洗衣机里,然后便去睡觉了。第二天8点钟,王浩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与往常相比,他今天至少多睡了2个小时。当然王浩的父母早已经去上班了,他们把吃的东西给王浩放在了桌子上。于是王浩吃完早饭后便给刘涛打了电话,让刘涛来找他。于是10分钟过后王浩家的门铃便响了,王浩马上跑去打开门让刘涛进来。刘涛进来后便问王浩:“想出来有什么好玩的吗?”王浩说:“还没有呢,你想出来了吗?”刘涛摇了摇头。于是两人便开始策划怎么玩耍。终于刘涛说:“咱们到楼下去打会儿篮球怎么样?”王浩见没有什么好玩的在可以选择了,便勉强答应了,因为他不是太喜欢运动。于是刘涛便对王浩说:“你先到楼下等着,我到家去拿篮球。”虽说王浩家所处的小区保卫措施不严,但娱乐设施却很齐全,在王浩家的下面便有一个篮球场,王浩家住在2楼,离篮球场很近。于是王浩便穿上丝袜和他的足球鞋锁好门下楼去了。王浩来到楼下时刘涛已经开练了。王浩发现有一辆白色的金杯车停在他家楼下,车上有窗帘,他无法看清里面有些什么人。但是他没有去管这些,径直走向篮球场。今天王浩的手感极佳,几乎是每球必进,最后刘涛实在没办法了,便不来了。于是他俩坐在篮球场边休息,商量着下午怎么玩。王浩对刘涛说:“我爸妈他们要晚上才回来,而且会很晚。要不然咱们去游戏厅玩会儿?”刘涛说:“我爸妈他们也和你爸妈一样,中午饭都不会回来吃,只有我自己做,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打电子游戏了,那就说定了?今天下午去?”王浩说:“好,我还是在家等你,你大概几点来?”刘涛说:“这可说不准,我尽量快点嘛。”于是两人说完后便各自分手返回家中。王浩一回家便迫不及待的脱下球鞋,刚才打篮球把他热坏了,虽说穿的是丝袜,但脚还是感觉像是火在烧一样。但刘涛不论是大热天还是冬天都是穿着白棉袜,王浩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刘涛大热天也罢棉袜穿的住?难道刘涛一点也不怕热?王浩把风扇的档位调到了最大,然后他打开电视,今天有他最喜欢看的《猫和老鼠》,他可不想错过这场好戏。于是在他看完了电视之后他才感觉肚皮已经饿得咕咕值叫唤了。王浩这才打开冰箱翻找食物。但是冰箱里除了蛋糕和面包外什么也没有。王浩叹了口气,这种生活,还真不如上学好呢。但是为了充饥,他只得将面包和蛋糕放进嘴巴里干嚼起来。吃完饭几经是一点多钟了,王浩收拾好装面包的口袋,然后又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看电视。这时王浩家的门铃响了。王浩吃了一惊,他没有意识到刘涛的动作是这么迅速。于是打走到门前打开门。但门口站着的不是刘涛,而是两个陌生人。王浩打量着两个陌生人,发现他们除了脚上穿的锦纶丝袜的颜色不一样外其余的身着都一样。更令王浩感觉奇怪的是,他们的手上都捏着一双黑色的锦纶丝袜。王浩问:“请问你们找谁?”两个陌生人说:“你的爸爸妈妈在吗?”王浩说:“他们不在,有什么事你们晚上再来吧,他们要晚上才回家。”王浩说完便准备把门关上,但是陌生人的动作比他更加迅速,两个人一下子便挤进了王浩的家门,一个人将手中的袜子使劲的塞进了王浩的嘴巴里,然后将王浩的手脚用手夹住抬进了王浩的卧室。另一个年轻人则打开房门,另外的5个人都鱼贯而入,然后将门反锁了。他们进门的时候都把鞋脱下,只穿着锦纶丝袜。突如其来的一切把王浩吓呆了,连反抗都忘记了。但是当他被闯入的歹徒仍到床上时他才猛然清醒过来。他试图将嘴里的臭袜子顶出来。但是一个歹徒降到横在他的脖子上说:“不准将袜子吐出来,否则要你的命。”王浩只得放弃了抵抗。一个歹徒说:“小弟弟,不要怕,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不会伤害你。”王浩听说歹徒不会伤害他,心便放了下来。歹徒说:“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不准大喊大叫,否则我们只好用臭袜子对付你了。”王浩点点头。于是歹徒扯出了塞在王浩嘴巴里的那双黑色锦纶丝袜,问王浩说:“你们家的值钱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王浩一听,原来他遇到了一伙强盗,于是他说:“我一个小孩子怎么会知道大人的钱财放在什么地方呢?你们快走吧,我妈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那歹徒冷笑着说:“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想骗我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些楼里住户的情况,快说,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王浩见无法吓走歹徒,便说:“我真的不知道,就算你们弄死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朋友马上回来。”歹徒说:“我都知道,难道你们两个小毛孩就能吓到我们?实话告诉你吧,我们••••••” 那歹徒刚想说什么,但旁边有一个碰了他一下,他便马上中止了要说的东西。然后他转身对那个碰他的穿着灰色锦纶丝袜的歹徒说:“看来他真的是不知道,干脆我们现在就干,本来我们的目的是他,再说了待会还要对付一个,万一出点什么漏子可就不好了。”那个歹徒点了点头。于是他叫一个穿棕色锦纶丝袜和黑色锦纶丝袜的歹徒说:“去把工具拿进来。”不一会儿,两个人便拿来了2个鼓鼓囊囊的很大的背包和两个足以装下王浩这样的小孩的的旅行箱,旅行箱上钻了很多的小孔。王浩本来就被l王浩本来就被歹徒的对话弄得摸头不知脑,看着两个歹徒从背包中拿出一卷卷的黄色胶布,一捆捆的麻绳,女式丝袜,一大包散发着脚臭气味的锦纶丝袜,白色的毛巾,扎在一起的黑色布条,脏兮兮的麻布口袋后,王浩就更觉得纳闷了,看着这些东西,不都是绑架用的吗?这是那个穿蓝色丝袜的歹徒说:“大哥,这些胶布可别像上次那样一沾水就脱哈!”那个穿灰色丝袜的歹徒说:“放心,脱不了,这次我亲自去买的,高性能防水胶布,你就放心吧。”王浩鼓足勇气,问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既然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你们快走吧。”那个穿灰色丝袜的歹徒说:“走,没那么容易。就算走也要把你带上。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跟你和你的同学跟了好几天了,根据你和你同学的长相,卖的价钱肯定会很高。所以说你老实点,最好乖乖的配合我们。”王浩一听顿时傻了眼,站在他面前的这7个歹徒原来都是拐卖小孩的的人贩子!那个穿棕色丝袜的歹徒说:“现在就干吧,呆会还要对付一个呢!”王浩意识到刘涛也处于危险之中。但是当他看见人贩子们已经在将麻绳解开的时候他意识到他就要被捆起来了,而且根据他在电视上看见的这类影片的经验,他的嘴巴肯定会被堵住。因此他知道这是他唯一一次呼救的机会了。于是他大声叫道:“救命啊,绑架了。”但是王浩的呼救声还没有叫完,他的嘴巴便被一个人贩子牢牢地捂住了,而且另一个人贩子也跑过来死死的捏住了王浩的双手和双脚。接着那个穿灰色丝袜的人贩子走过来,手里拿着4双黑色的锦纶丝袜。他示意让捏住王浩双手的人贩子暂时放开王浩的双手,然后他用手里的四双锦纶丝袜像戴手套一样一双一双的戴在了王浩的双手上,然后他又从袜子堆中挑出一双棕色锦纶丝袜,然后先用一只丝袜将王浩的双手塞了进去,然后再用另一只丝袜套上去。接着他又拿起早就放在一旁的一根筷子粗细的麻绳将王浩的手腕反扭到身后,然后用麻绳缠绕王浩的双手,最后收紧打了一个结,这样不仅王浩的双手被捆在了身后,而且也让套在王浩手上的丝袜无法脱落。接着他又拿起一个长长的麻绳从王浩的脖子上绕过,绕过手臂后将王浩的手腕反剪捆绑,他似乎还不放心,又用一根麻绳将王浩再次反剪捆了一遍,然后他又抽出一根更长的麻绳将王浩的手臂与上身一圈一圈的紧密的捆绑起来,绳子在王浩的上身上缠绕了2层后才用完,人贩子这才将绳子打了一个死结。王浩试图活动一下手臂和手腕,但是根本无法动弹,虽说王浩感觉绳子并不是将他捆的很紧或者是很死,但他就是无法动弹。正当王浩试图活动双手的时候,人贩子脱掉了王浩脚上的球鞋,让王浩只穿着他那双白色的条纹丝袜。人贩子望着王浩的脚,皱了皱眉头,因为王浩的袜子正散发出一股汗袜子的味道。王浩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上午去打篮球出了一身的臭汗,而他回家后没有换袜子。于是人贩子从一个背包中拿出了一双新的棕色锦纶丝袜,然后扯下王浩脚上的那双白色臭袜子将它们扔到地上后给王浩穿上了那双新的棕色丝袜。接下来王浩的双脚也被一双双的丝袜塞了进去,如同将一个小孩塞进麻布口袋一样,王浩的双脚也被塞的严严实实。然后人贩子又用麻绳将王浩的脚踝和膝盖绑了起来,一连用了5根绳子,然后又取出一根很长的麻绳从王浩的大腿处开始缠绕,一直绕到王浩的脚掌才停下来。王浩往自己的身体放眼一望,他惊呆了,他完全被绳子所缠绕,一圈一圈,他完全无法动弹!正当王浩在打量自己的时候,王浩家的门铃响了。王浩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这一定是刘涛!人贩子们也马上警觉起来,捂住王浩嘴巴的人贩子也更加用力的捏住王浩的嘴巴,生怕王浩发出一点声音,而一个穿棕色丝袜的人贩子和另一个穿黑色丝袜的人贩子从包中扯出一双蓝色丝袜便走到客厅,他们通过猫眼发现门外站的人正是刘涛!于是他们一下子打开门,还没等刘涛反应过来那个穿棕色丝袜的人贩子便用手里的臭袜子塞住了刘涛的嘴巴,然后他们七手八脚将刘涛抬进屋里,将他扔到王浩的床上。那个捆绑王浩的人贩子见刘涛已经得手,便对捂住王浩嘴巴的人贩子说:“你先捂住他的嘴巴,我先去把那个小崽子收拾了再来收拾他。”于是他拿起身边的一切工具拿到刘涛身边,此时的刘涛吓得竟然一动也不敢动,他任凭人贩子将他的全身用麻绳绑好,如同王浩的遭遇一样,人贩子也是将刘涛的上半身用麻绳一圈一圈的捆绑,然后他又脱下刘涛的鞋子,脱下刘涛脚上穿的白棉袜,从包中拿出一双蓝色丝袜套在刘涛的脚上,然后的捆绑方法也如同王浩一样。将刘涛结结实实的捆绑好后,人贩子便从包中扯出2双棕色丝袜,将扔在地板上的从王浩脚上脱下来的白色丝袜拿起来,然后他们扯出刘涛嘴里塞的那双蓝色丝袜,将这三双丝袜重新塞进刘涛的嘴巴里,刘涛的嘴巴被三双丝袜塞得满满的,刘涛的舌头被紧紧的压在了臭袜子下面无法动弹,而在刘涛的嘴巴外面还留下了一小节没能塞进刘涛嘴里的丝袜,因为刘涛的嘴巴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再也没有空间了,如果再将这一段丝袜塞进去,刘涛便很可能有窒息的可能。于是人贩子又拿来一卷黄色的防水宽边胶布将刘涛的嘴巴紧紧地缠了起来,人贩子一连缠了7圈才停止了缠绕,而刘涛的嘴巴早已经是被结结实实的缠死了。这时的刘涛似乎才回过神来,他使劲地挣扎,但是人贩子们知道这时刘涛的挣扎完全是徒劳,他根本无法逃出他们的手掌心了。于是他们任凭刘涛挣扎,而他们则从一旁拿来了白色的毛巾,又将毛巾裹在了刘涛被缠满胶布的嘴巴外面,这样刘涛的嘴巴便被臭袜子,胶布和毛巾三层堵塞,足以见到刘涛试图通过呼喊来求救的的可能性有多大了。之后捆绑刘涛的人贩子对站在一旁的那个穿黑色丝袜的年轻人说,“把你的袜子脱下来,从包中拿一双袜子穿好。”于是那个穿黑色丝袜的人贩子脱下他脚上穿的那双黑丝袜交给那个穿灰色丝袜的人贩子手中,而那个穿灰色丝袜的人贩子早已经撕下了两块胶布,令刘涛意想不到的是,人贩子竟然将那双黑色丝袜的袜尖对准他的鼻孔,并且用胶布将那双臭袜子固定在了他的脸上,袜尖正对他的鼻孔,每个鼻孔都分享了一只臭袜子。刘涛被那双臭袜子熏得直想吐,他不得不减少呼吸量来减少对臭气的吸入,而这也正是人贩子们将臭袜子固定在那里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刘涛减少呼吸,以减少刘涛的挣扎。将这一切做好之后,人贩子将扎在一起的黑色布条分开,用2根黑色布条蒙住了刘涛的眼睛,然后他又拿来搁在一旁的女式丝袜套在了刘涛的头上,让固定在刘涛鼻孔处的臭袜子更加牢固的贴紧刘涛的脸,他害怕将刘涛闷死,便用小刀在刘涛鼻孔处将丝袜划了一个洞以便于让刘涛呼吸。然后站在一旁的那个穿黑色丝袜的人贩子把裹在一起的麻布口袋伸展开了,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的刘涛头朝下塞了进去,然后袋口被人贩子用麻绳死死的捆紧,接着一根又长又粗的麻绳将麻布口袋与刘涛的身体紧密的捆绑在一起,让在麻布袋中的刘涛拥有更加少的空间,以使刘涛的挣扎无法实现。接着人贩子在装有刘涛的麻布口袋上用小刀划了几个孔让麻布袋里的气流畅通,然后他们将旅行袋的拉丝拉开,将装有刘涛的麻布口袋塞进了旅行箱里,同时他们也把从刘涛脚上脱下来的鞋子也放了进去,然后拉丝被重新拉上,人贩子将工具拖到了王浩的身边。王浩意识到了马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就要被人贩子用他们的臭袜子堵住嘴巴了,当人贩子往他的嘴巴里塞他们和从刘涛脚上脱下来的棉袜时,王浩虽然使劲的闭上嘴巴,但还是被人贩子用臭袜子塞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他的嘴巴也被胶布缠紧,同样也被毛巾紧裹,他的鼻孔便仍就被人贩子固定了1双刚从他们叫上脱下来的臭丝袜,眼睛依然被黑色布条蒙住,脑袋上也被套上了女式丝袜,他也同样被塞进了麻布口袋里和旅行箱里。正当人贩子们庆祝大功告成的时候,这时王浩家的门铃又响了!人贩子这次慌了手脚,他们认为是王浩的爸爸妈妈提前回家了!但是当他们通过猫眼发现站在门口的是另外一个小男孩——他也是王浩的好朋友之一,他的名字是郑超。郑超虽说长的没有王浩和刘涛那样秀气,但是他白皙的皮肤,不胖不瘦的身材,乖巧的长相都是人贩子们所愿意见到的小男孩。郑超今天的穿着也十分秀气,黑色的T恤衫,灰色的中长裤,白色的旅游鞋,黑色的丝袜。人贩子这次可为难了,因为他们只准备了2个旅行袋,而这些旅行袋是为了将被拐卖的刘涛和王浩提下楼而不被人发现的。但是他们却是在抵挡不住郑超乖巧的面容对他们的诱惑,于是他们决定,将郑超一同拐卖。于是一个人贩子迅速从袜子堆里扯出一双黑色丝袜放在手中,如同对付刘涛一样,郑超也被他们用臭袜子塞住嘴巴强行抗进屋里,但是与刘涛不同的是,郑超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他所遭受的事情,他奋力挣扎,想要摆脱人贩子对他的控制,人贩子见郑超挣扎的非常厉害,他们立即用手中的刀横在郑超的脖子上说:“再动我们就宰了你!”郑超也不得不停止了反抗。于是人贩子也将郑超用麻绳密密地捆绑起来,如同王浩和刘涛一样。但是人贩子没有用从郑超脚上脱下来的那双黑色丝袜来塞郑超的嘴巴,而是用了三双他们穿过的臭袜子塞住了郑超的嘴,他们也脱下了郑超的鞋子,给他换上了一双干净的蓝色丝袜。接着郑超也被他们用臭袜子堵嘴,胶布和毛巾缠住嘴巴,鼻子边固定臭袜子,布条蒙眼,丝袜包头,塞进麻袋。接下来人贩子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将郑超转移而不被人发现。他们决定冒一下风险,直接抬郑超下楼,因为这时正好是下午3点,楼道里几乎没人。于是人贩子们很小心的抬着他们的战利品下楼,令他们高兴的是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因此他们顺利的将刘涛,王浩,郑超转移到了停靠在楼下的一辆白色金杯车里,然后车子发动了,人贩子们驾着车向远离王浩所生活的城市的道路上快速移动。行进了大约20分钟后,人贩子们停下了车,因为路边有一个卖旅行箱的小店,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买回来了一个旅行箱,然后车子便又一次发动起程了。人贩子这次特地为郑超买了一个旅行箱,因为他们知道一路上隐蔽郑超最好的工具就是旅行箱。因此再买了旅行箱之后他们才彻底的松了口气,然后他们拉开另外两个旅行箱的拉丝,将装有王浩和刘涛的,麻布口袋提出来与郑超一起放在后座位上。然后他们把三个旅行箱扔在了车的地板上。为了不让车外的人注意车上有三个装着东西的麻布口袋,他们又将安装在车后窗的黑色窗帘放下以掩人耳目。做完这一切后,人贩子们才安安稳稳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由于王浩和刘涛都是被先捆绑后再蒙住了双眼,因此他们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明白,因而没有使劲的挣扎。然而郑超确是被先蒙住了双眼,然后再捆绑堵嘴。因此郑超根本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仍旧没有放弃挣扎。虽说鼻子边又令他作呕的臭袜子,但是他还是使劲的用手摸来摸去,想要找到什么东西来割断绳子,但是他的双手却被死死的捆在身旁根本无法动弹。就算退一万步来讲他的双手能够自由的活动活动,但是套在他手上的那些丝袜却能限制他的手指的活动。因此郑超在发现这一招无效之后便放弃了这个办法。但是他还是不死心,仍然想用一定的办法是绳索松动,因为他感觉人贩子根本就没有把他捆紧。然而他不知道,人贩子捆他的力气刚好用到了位,既不会将他勒伤,也不会让他挣脱,因此郑超在挣扎了将近30分钟后便放弃了,他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而且随着他使劲的挣扎,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而蒙在他鼻子边的臭袜子这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很好的限制了郑超的呼吸于是郑超不得不停止了挣扎,值得听天由命。而人贩子虽然知道郑超在使劲的挣扎,但是他们知道郑超是不会成功的。以使他们相信自己的技术能把郑超捆的结结实实而让郑超不能摆脱捆绑,而是他们认为臭袜子的作用足以使被捆绑者更放弃挣扎的愿望。而在现实看来也确实如此。现如今郑超,王浩和刘涛早已停止了挣扎乖乖的躺在座位上,偶尔发出一两声呜呜的呜咽声。这天下午,人贩子们驾着车已经远离了王浩他们所在的城市。而在晚上8点钟左右,他们一行人来到了离王浩家80公里的一座小县城内。这是,人贩子们正在讨论要不要停车找旅馆歇息。但是最终他们决定继续往前,跑更远后再说休息的事情。而这时的王浩刘涛和郑超早已是饥肠辘辘,而且他们特别渴望喝水和撒尿。特别是尿液已经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了。于是三个人在不同的时间里先后挣扎起来。人贩子见他们三人挣扎的非常厉害,马上便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因为他们已经干过很多次了,早已是轻车熟路,对麻袋中的小孩子早已是非常的了解。于是他们将车开到一条偏僻的乡村小路上,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他们小心翼翼的打开麻布口袋将王浩刘涛和郑超从袋中抱了出来。他们解开捆绑在3人下半身的麻绳之后,脱下他们的裤子让他们解决自身的问题。王浩刘涛和郑超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将大小便一同解决,因为他们知道要让人贩子将他们再次放出来要至少等到明天早上或者是中午。在解决完大小便之后,人贩子将装有刘涛的麻布口袋王浩他们三人再次用麻绳捆绑后,便解开了罩在3人头上的丝袜,解开蒙在嘴上的毛巾和蒙在鼻子边的臭袜子,然后撕下站在嘴上的胶布,扯出塞在3人嘴里的臭袜子,然后他们拿出面包让王浩刘涛和郑超3人吃。吃完之后他们喂了3人一点矿泉水后,便将3人的嘴巴重新用臭袜子塞好,用胶布粘贴好,用毛巾裹好,然后再将臭袜子蒙在他们的鼻子边,最后再将丝袜套在他们的头上。但是人贩子并没有将3人再次塞进麻布口袋,因为人贩子认为天色已晚,不会再有人能看清楚车内的动静,况且他们三人也要睡觉了,人贩子们害怕将3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捂死在麻袋内。因此人贩子将三人平放在后座位上,然后用车后面的被子搭在3人的身上。由于身上绑满了绳子,刘涛他们都觉得很不舒服,而且他们三个人都挤在一根长车椅上,三人挤着很不舒服。但是他们的眼睛都被蒙着,什么也看不见,因此不一会儿他们也睡着了。人贩子们见后座上的三个男孩都睡着了,他们也放心的睡了,只剩下2个人醒着。车子在马路上向前飞驰,不一会儿车子便顺利的通过了一个收费站开上了高速公路。车子正想着另外一个省飞驰而去。醒着的两个人轮流着开车,他们开的小心翼翼,生怕出一点事故而招来交警或者是别人的注意,那样他们就全完了。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4点,醒着的两个人叫醒了沉睡的另外5个人。这是他们已经下了高速公路,来到了离王浩他们家300多公里的另一座城市。他们选取了一条偏僻的小道将车停在路边,他们之所以要这么早起来主要是要趁人们还没有外出的时候将后座上的三个男孩的吃喝拉撒处理好。因此他们分批解决了刘涛,王浩,郑超的吃饭,撒尿,喝水的问题,做完这一切后他们便将三人用才从他们脚下脱下来的臭袜子塞住了嘴巴,然后被胶布封住,被毛巾缠紧。眼睛被黑色布条蒙住,鼻子边也被重新固定了才从他们叫上脱下来的臭袜子。为了保证臭袜子的供应充足,他们每个人的脚上都至少穿了3双丝袜,出的汗当然是不言而喻,而臭味也是更加的浓厚。看着刘涛,王浩,郑超三人痛苦的表情,人贩子们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从三人嘴巴里扯出来的沾满唾液的袜子便被人贩子们装进了一个塑料袋里扔到了车后面。然后三人又被用丝袜包住了头,绳子绑住了全身。捆绑的强度于昨天完全一样。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又将三人重新塞进了麻布口袋里,封住了袋口扔在后座上。做完之后昨天晚上“值班”的人贩子便放心的睡觉了,而另外的五个人贩子除了开车和望风的以外也打了个呵欠后又睡着了。车子被重新发动起来后便又上路了。人贩子们很满意的听见麻袋里的王浩,刘涛,郑超不时的发出几声呜呜的呜咽声,除此之外三人完全没有挣扎的迹象。而这也是人贩子们所愿意看到的,这种情况让他们省去了许多的麻烦。1个小时后车子顺利的穿过市区有一次开上了高速公路。让我们暂时把目光转向王浩他们的父母吧。当王浩的父母回家后发现儿子不在,他们也不是很着急,他们还以为王浩出去玩还没回来,毕竟是暑假嘛。但是当刘涛和郑超的爸爸妈妈纷纷打电话来询问他们家的孩子是不是在他们家的时候,他们这才乱了阵脚。毕竟都已经是10点多了,再怎么样他们也应该回家了。这时三家人的父母已经聚在了一起,他们都慌了。于是三家人决定先到处找一下再说。因此他们分头在附近的游戏厅这些吸引小孩子的地方找了个便,但是很显然他们找不到他们的宝贝儿子。于是3个小时后3对父母才放弃寻找报了警。警察也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丢便丢了三个小男孩。在看了三个小男孩的照片后,警察分析,这三个英俊乖巧的小男孩也许已经被拐卖了。于是他们再出城的各个通道都布置了警力搜查过往的汽车,而火车站,汽车站也布置了不少的警力。但是显然他们是无法找的3个孩子的,人贩子早已经转移到了上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城了。车子仍然在无情的向前开着,人贩子们在通过了一个收费站后,终于又上了高速公路。刚才通过收费站时把人贩子们吓了一跳,他们隐约觉得收费的那个人发现了3个麻袋中有问题,因为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三个麻袋,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便把他们放行了。人贩子们更加小心了,他们将车上的窗帘全都放了下来好让外界的人无法看到车里面的情况。王浩在麻袋中隐约听见xx收费站欢迎你的声音的时候,他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家很远了,他不禁哭了起来,他知道他们被解救的希望越来越小了。而要让他们自己逃脱的机会几乎是零。想到这里王浩只得听天由命了。车子行驶了3个小时后,除昨天晚上值班的人贩子还在睡觉外其余的人贩子都醒了,他们看了看后座上的三个麻袋,说::“现在在高速路上应该没什么危险,把袋口打开吧,免得出意外。”于是他们重新打开麻袋的口子,让王浩他们露出了被丝袜包裹的脑袋。现在车外的温度已经达到了35度左右,由于人贩子没有开空调,因此车里的温度也非常的高,尤其是3个男孩,由于他们的双手和双脚都被不止一双的丝袜包裹,因此出汗量大的惊人,三个男孩都在不停的扭动,因为实在是太热了,而人贩子却把他们身旁的窗子关的严严实实,而且还用窗帘掩人耳目。人贩子们也看出了三个男孩的处境,因为由于他们不停的出汗,已经把包头的丝袜汗湿了很大的一片了。人贩子见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因为很可能会让三个男孩热出病,所以他们决定打开车子的空调,这样之后10多分钟,王浩他们才觉得舒服一点了,他们也意识到肯定是人贩子们打开了空调。王浩心想实际上这7个人贩子还是挺有人性的,但是他们唯一对他们不好的地方就是用臭袜子对付他们。王浩想着想着便又睡着了,主要是由于他一直处于黑暗之中,不想睡也只有睡觉。车子一直在平稳的开着,人贩子们见后面的三个小男孩完全没有动静,他们也满意的笑了。到了傍晚时分,人贩子们的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他们决定今晚要找一个旅馆住下,一是要给三个男孩洗个澡,二则是要让车子休息一下。于是他们将车开进一座小城里,找到了一家旅馆,然后将三个男孩装进旅行箱里扛了进去。人贩子们要了3间房间,一间是5人间,另外连件事3人间。这三间房子都有配套的厕所和热水器,这也是人贩子们所心仪的房间。当他们把3个男孩都扛进那个5人间后,人贩子中的两个人和三个男孩一起住在了这间房子里,而另外5个人则分别住在另外2间房子里。两个人贩子将3个男孩从旅行箱中提出来,然后解开麻袋将三个男孩抱了出来。他们将裹在男孩子们头上的丝袜扯下来,然后解开蒙在他们眼睛上的黑布条,对他们说:“待会儿给你们解开身上的绳索的时候不许挣扎,要不然的话给你们好看,听见了吗?”三个男孩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从包中拿出了10包方便面,每人能吃2包,然后到外面去打了鲜开水来泡面。方便面的香味使王浩他们3个饥肠辘辘的男孩直吞口水,虽然他们的嘴巴里的水分早已被臭袜子所吸收,这也许算是被食物所诱导出的水分吧。等到方便面泡好之后,一个人贩子去另一个房间又叫来了一个人贩子,然后他们三个一人照顾一个小孩,将王浩,刘涛和郑超嘴上束缚的东西一层一层的去掉,然后端来一杯水让他们三个喝。王浩他们早已经渴得不行了,对于那一杯水更是期待了很久了,于是一杯水很快便被他们一饮而尽。由于人贩子并没有解除他们手脚上的绳索,之后吃饭也是人贩子将面喂给他们吃。吃过饭以后,人贩子便对他们说:“现在我要给你们洗澡,你们最好老实一点,要是你们敢不听我们的,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王浩他们三个点了点头,然后人贩子先将王浩身上绑着的绳索解开,将他带到浴室里面去洗澡,而刘涛和郑超则一直被捆绑着。大约10分钟过后,王浩被人贩子带出了浴室,这时另一个人贩子解开了郑超身上绑的绳索,把他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和袜子脱下来以后也将郑超带进了浴室。这时王浩早已经洗完了澡,看管他的人贩子对他说:“好好活动活动手脚,这种机会可要珍惜哦•。”事实也是如此•,当郑超洗完澡被带出浴室后,看管王浩的人贩子便拿出麻绳,将王浩的双手扭到身后牢牢捆住,之后又绑住了王浩的膝盖和脚踝后,人贩子将王浩平放在床上,用一根近10米的麻绳将王浩一圈一圈的捆在床上,而王浩的双手不仅被绳索捆绑住,还被自己的身体牢牢的压在身后,人贩子对王浩说:“小子,今天晚上我不堵你的嘴巴,不过要是你敢喊叫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说话的时候人贩子把一把小刀在王浩眼前晃了晃。之后的郑超与刘涛也享受了与王浩同样的待遇,做完这一切后人贩子这才为自己做了晚饭,洗了澡后便躺下睡了。由于睡了一整个白天,王浩他们三个睡意全无,于是便把心思花费在如何挣脱绳索上来,但是他们发现,无论他们怎么挣扎,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挣脱绳索,后来他们也放弃了努力,大约凌晨2点钟左右,王浩他们三个睡着了。第二天早上6点,人贩子们便把王浩他们三个叫醒了,给他们解开绳索后让他们排队上了厕所。和昨天一样,他们早上便把屎尿全都解决掉了。吃过早饭以后已经是7点半了,给三个男孩穿上衣服,裤子和丝袜之后,人贩子将昨天捆绑王浩他们的绳索重新拿出来,把王浩他们三个重新结结实实的捆绑起来,如同以往一样,他们的全身上下都捆满了绳索,人贩子将他们捆绑的一动也不能动。正当王浩他们纳闷为什么没有封他们的嘴巴的时候,所有的人贩子都到了他们住的这间屋子来了。然后其中的三个人贩子开始动手脱掉鞋子,令王浩惊奇的是这三个人贩子的脚上居然穿了3双丝袜。看样子每个人脚上的袜子都是用来对付他们的。脱掉袜子以后,就如王浩想的一样,人贩子捏着袜子便要来封王浩的嘴巴,王浩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便顺从的张开嘴巴让人贩子将臭袜子塞到他们的嘴巴里。人贩子只将手上的3双丝袜塞了两双到王浩的嘴巴里,然后他拿起郑超昨天穿的那双蓝色丝袜塞到了他嘴里,然后他们用宽边防水高性能胶布将王浩的嘴巴一圈一圈的缠紧,一直缠了7,8圈才停止了缠绕,接着又用毛巾蒙在了缠满胶布的嘴巴上。接着人贩子又用手上剩余的那双黑色丝袜蒙在了王浩的鼻子边,然后用胶布固定,接着王浩的双眼也被黑色布条蒙住,头也被丝袜包裹起来,然后他被塞进了麻布口袋,袋口被扎上以后•就仍进了旅行箱中。在捆绑王浩的同时,另外两个人贩子则在捆绑刘涛和郑超。但是郑超则没有王浩和刘涛那么听话了,他不停的挣扎,不让人贩子将他捆紧,结果他被人贩子揍了两下,嘴里也多塞了一双更臭的丝袜,鼻子边蒙的丝袜也比王浩和刘涛鼻子边的丝袜更臭,人贩子们开始报复郑超了。在顺利完成对三个男孩的捆绑之后已经是8点半了,捆绑是一件很费劲的事,但是为了安全,人贩子们可不在乎这点时间。然后人贩子提着行李箱和背包去退了房间,在一次踏上了贩卖3个男孩的行程。已经2天没有儿子的消息了,王浩,刘涛,郑超的家长心急如焚但却无计可施,警察们也采取了一切措施,但是仍旧无法找到三个男孩。最后警察只得宣布三个男孩失踪,备了案,这件事就这么被搁置下来了。家长们几乎快要崩溃了,他们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儿子,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此时最得意的无疑就是人贩子了。一个穿棕色丝袜的人贩子说:“再过4天我们就快到了吧,大哥?”而那个人贩子说:“恩,快的话,3天也就到了。”而王浩他们却没有听见,由于昨天晚上很晚才睡叫,因此被抬上车不久,他们便又睡着了。这天晚上,人贩子们没有停车,他们仍旧是让两个人贩子开车值班,另外的5个人睡觉。当然他们也是在偏僻的地方解决了3个男孩的各种问题,然后才上路。第二天,车子已经开到了贵州境内,四面的大山环绕着这条幽深的公路,人贩子们高兴的说:“再过1天就到了,看样子还比较顺利。我们今天晚上找个旅馆住下,明天再启程,还要走好多山路呢。于是在傍晚时分,人贩子们找了一个小旅馆,将3个男孩大摇大摆地提了进去。老板娘见这几个人进来,忙上前问:“这次弄到几个?”人贩子懒洋洋地说:“不多,也就三个,不过个个都是精品都可以买个好价钱。”老板娘又问:“有女孩吗?”人贩子回答说:“女孩?这山里人要女孩干嘛?拐卖女孩卖不出去。”老板娘不再吱声,将他们领进了3个房间,然后就下楼去了、人贩子将3个男孩从麻布袋里弄出来,解开他们身上的绳索和堵在嘴上的毛巾,胶布,臭袜子,扯开蒙在他们鼻子边的臭袜子和眼睛上的布条后,给他们3个人吃了方便面。王浩感觉很不好,因为这一阵他们都是吃方便面,让王浩不太愿意吃。但是饿肚子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王浩还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嘴里的方便面咽下去、吃完后,王浩他们被带进去洗了澡后,人贩子将他们3个捆在床上后便去睡觉了。但是王浩却觉得很兴奋,因为他感觉绳子绑的很松,他能够挣脱绳子。于是王浩躺在床上,等待着人贩子的鼾声。终于,2个看守他们的人贩子睡着了,王浩轻而易举的就挣脱了绑绳,然后他轻手轻脚的跳下床去,将刘涛和郑超身上的绑绳解开,然后三个人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向楼下奔去。来到大厅后,老板娘看见3个男孩径直向她跑了过来,王浩一边喘气,一边说:“阿姨,救救我们,我们被拐卖了,那几个人是人贩子。” 原来,人贩子和老板娘在对话的时候,三个男孩都睡着了,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老板娘跟他们是一伙的。老板娘现实感到很惊奇,然后他马上反应过来,对三个男孩说:“你们别着急,电话在楼上,我上楼去给你们报警,你们呆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就下来。”王浩,刘涛,郑超他们三人一同向老板娘说:“谢谢,阿姨。” 老板娘上楼后,径直来的人贩子们居住的房间,叫醒了所有的人贩子。他对人贩子们说:“小孩现在在楼下,我已经把他们给稳住了,我马上下楼去把大门关好,然后你们再下来。”于是老板娘快步走到楼下,见三个男孩乖乖的坐在板凳上,老板娘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对3个男孩说:“警察马上就来,别怕,啊。”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口,将大门用锁锁了起来。男孩们很奇怪,为什么要锁门呢?正在这时,人贩子们一窝蜂冲到楼下,将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3个男孩全部摁到在地,然后人贩子们拿出了绳索。

[转载]袜子堵嘴新版



Copyright © 2017-2018『上海故事围巾V特供优质上海故事羊毛围巾,上海故事真丝围巾2017新款,上海故事羊绒围巾,男士羊毛围巾,上海故事纯色羊毛围巾,休闲围巾等,上海故事围巾2017新款♂ 』
上海故事旗舰店 温馨提示:本站为该上海故事丝巾品牌推广导购网站,非官方网站!  上海故事丝巾

皖公网安备 34080202000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