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和流氓》湖水幽蓝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6_上海故事配饰旗舰店●上海故事丝巾●上海故事围巾●上海故事

《混蛋和流氓》湖水幽蓝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6

时间:2017-11-15 15:39 来源:上海故事 作者:上海故事丝巾加盟 点击:

[

电子书下载

TXT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

举报刷分

其他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让自己快乐

  
  和谐掉一段H,因为发出来必定被锁……
  
  卓安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被关在那间陌生的房间里。
  后面的隐痛告诉他,昨天那场过激的□□是真实的,而不是梦境。卓安宁宁看了看手臂,上面还留着被丝巾捆绑的痕迹。
  卓安宁羞愤之极,明明是被拘禁胁迫,竟然还兴奋得忘乎所以,马如龙这家伙一定得意极了!
  马如龙不在,房间里也没有电话,卓安宁胡思乱想了一阵,渐渐又睡着了。毕竟,昨天那场sex让他几乎精疲力竭。
  他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卓安宁奇怪地睁开眼睛,他记得他的手机被马如龙收走了啊。
  马如龙一定趁他睡着的时候回来过,因为自己的手机正好好地放在床头。
  卓安宁拿了起来,不是来电,而是手机的记事本功能提醒。
  “我们体校同学的业余足球比赛,我替你报名了,下午三点开赛,别迟到了。”手机的荧幕上这样显示着。
  卓安宁莫名其妙地穿好衣服,走到门边,轻轻地转动门锁——门竟然顺利地打开了。
  走到穿廊上,一个中年女性正来往着打扫房间,她对着他笑了一笑,根本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拦他。
  大门也一样,轻轻的触手即开,卓安宁惊奇地看着门外打理整齐的花园草坪。
  那个打扫的中年女性突然对他喊道:“对了!车库里的车准备好了,要去哪里的话开车去吧。”
  卓安宁茫然地走到车库,马如龙的车子里放着一套球衣和一封信。打开信,马如龙张牙舞爪的字迹扑面而来:
  “给你下药是我不对,是我当时气傻了。‘拘禁你’,是因为我爱你;放开你,是相信你也爱我。安宁,其实我想说的是,这里的大门一直都没有锁上过。”
  “你也许觉得自己还喜欢关磊,可我告诉你,你真正爱的人是我,就是我!”
  卓安宁低头轻轻地笑了,车上的GPS已经输入了球赛场地的位址,在远郊的一处训练场地里。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可那厚厚的云层一点也不能影响卓安宁的心情。他开着车,几乎是一路上都是在欢快地笑着哼着歌。
  马如龙还是那个样子,你永远都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而他还总觉得自己是理所当然的。
  车上的广播正播放足球新闻,某个俱乐部闹出钱权纠纷,几个大牌球星陷入赌球丑闻。
  卓安宁摇摇头,这个圈子从来都没有消停过,大家都只顾著名利,好像偏偏忘记了足球本身。
  来到球场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已经到了。各自分穿红蓝两色球衣,在碧绿的球场上做着各种准备动作。
  关磊和赵中奇也来了,不过他们是职业球员,只能身着黑色衣服,胸前挂着哨子,司职裁判。
  马如龙穿着蓝色的球衣,正兴高采烈地表演颠球,看到卓安宁来了,他把足球踩在脚下,兴奋地招了招手。
  关磊的表情似乎有些难过,但最后还是释然地笑了,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声。
  卓安宁的球衣是红色的,他快乐地在赛场上飞奔着,就像回到了少年时光。
  四年了,这是他第一次有勇气来到了球场上。
  接过队友的传球,他敏捷地闪过蓝队后卫的一次次堵截,把足球带向球门处。
  由于动作过大,□□马上变得很疼痛,该死的马如龙!卓安宁心里尴尬地骂了一句。
  他的状态已经不能跟当年相比,不过幸好,大家都一致退步了好多。所以卓安宁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能在球场上飞起来的前锋少年。
  阴沉的天空突然打起了闪电,几声闷雷之后,哗哗地下起了瓢泼大雨。
  可大家似乎都不介意,仍然欢叫着,奔跑着,尽情享受着比赛的欢乐。
  马如龙结实的身体挡在了卓安宁前面。他全身都被雨淋湿了,露出强健诱人的身体曲线,脸上满是明晃晃的雨水。
  “安宁,我知道,因为我的过错,你这四年都没有再碰过足球。”
  马如龙一边说着一边抢夺者卓安宁脚下的球。
  “可是,我多少次都想告诉你,足球的快乐才没有那么的狭隘。”
  卓安宁飞快地变换着运球的路线,可马如龙却把他的线路一一封堵。
  “很多时候,职业足球其实完全无关足球。而只要你愿意跟朋友一起上场的话,足球总能带给你最简单也最难得的快乐。”
  卓安宁抓住马如龙说话的机会,突然飞快地绕过了他,现在,他面前的敌人就只有蓝队的守门员了。
  一脚大力抽射,足球飞出一个刁钻的角度,从门将的防守空挡里钻进了球门。
  “好球!”
  “卓安宁还是那么厉害!”
  红队的球员们都跑了过来,一起庆祝这个精彩的进球,大家紧紧地抱成了一团。
  卓安宁哈哈大笑,得意地向马如龙打了个胜利的手势。
  球场上的气氛更热烈了,这场豪雨反而成了快乐的助燃剂。
  比赛结束了,卓安宁攻入了全场唯一一个进球,成为本次比赛最大的英雄。
  离开的时候,卓安宁给了关磊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走到了马如龙汽车傍边。
  马如龙坐在驾驶位上,热切地看着他。
  卓安宁扶着车门,微带恼怒地说:“不准再参与赌球假球。”
  “遵命!”马如龙高兴地说,“其实我本来参与也不多。”
  “以后别再那么霸道!”
  “我已经很克制了!”
  “别当我原谅你了,”卓安宁终于跨上了汽车,“只是搭你的车回家罢了。”
  马如龙高兴地吹着口哨,发动了汽车。
  “你高兴什么,”卓安宁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你当年做的那件事,我可没说原谅你了。”
  马如龙假装惊讶道:“是吗?可你昨天在床上一个劲吵着要要要的,我以为你早原谅我了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卓安宁气愤地说,“给我下药的事怎么解释?”
  马如龙不回答,突然指着后视镜顾左右而言他:“哎呀,关磊失恋,难过得哭鼻子了。”
  “才不会!”卓安宁昂着头直视正前方,“我以后只会往前看,错过的风景并不见得最美丽。”
  马如龙指着自己,嘿嘿笑道:“还是向左看吧,好好看看你的老公马如龙。”
  “什么老公不老公的!”卓安宁打了他一下,“好不容易说一次诗意的话,你就来破坏情绪。”
  “为什么要上我的车呢,”马如龙得意地说,“是不是终于发现,关磊虽然比我高,但却没我帅?真正的男性魅力其实是在我这里?”
  “不是,”卓安宁哼了一声说道,“你欠我这么多,我可不能这么便宜就放你走了,你欠的帐,我要一一讨还回来的。”
  “再说,我必须管住你这个流氓,”卓安宁突然偷笑着说,“省得你再去祸害别人家的孩子。”
  马如龙装模作样地拍了一下方向盘,然后也跟着卓安宁笑了起来。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卓安宁闭着眼睛倾听雨打车窗的声音。
  谁说爱情一定要是纠结痛苦、愁肠百转的呢?很多看似复杂的事想开了就很简单,更不要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就像马如龙用来囚禁他的屋子,原来一直都没有上锁。
  爸爸妈妈总是说,除了你自己,没人能让你不快乐。
  卓安宁微笑着想,我的生活不精彩也不深刻,不过幸好,除了会踢足球,我还会让自己过的幸福快乐。

插入书签 

Copyright © 2018-2020『story of Shanghai,上海故事服饰旗舰店,提供上海故事旗舰店价格,上海故事旗舰店最新报价,上海故事围巾2018新款,上海故事围巾官方网站_上海故事女装店铺_上海故事专卖店_上海故事丝绸』
上海故事配饰旗舰店 温馨提示:本站为该上海故事丝巾品牌推广导购网站,非官方网站!  上海故事旗舰店

皖公网安备 34080202000056号